Sunday, 8 December 2013

我曾與曼德拉擦身而過



曾經,我是不認識曼德拉的。如果不是因為Beyond的《光輝歲月》。
可見我對時事和對這個世界的認識,貧乏到多麼可憐的地步。

在認識了曼德拉多年之後,終於有一天,機緣巧合,我竟然飛去了曼德拉的家園--南非。
在遼闊壯麗的開普敦,行程之一是去參觀位於Robben Island曼德拉曾被囚禁的監獄。

就這樣,我跟曼德拉擦身而過。
當然不是真的擦身而過(曼德拉在1990年已經被釋放出來),
而是超時空擦身而過(咯咯咯!我的標題又騙人了)。

不過,我的的確確是走入那監獄,
走到曼德拉的囚房前,親眼目睹那曾囚禁他的4.5平方米。
帶領我們參觀的黑人,曾跟隨曼德拉投身黑人解放運動,也是過去的階下囚,
他現身說法,講述當年種族隔離時代的慘況。



這是我當年在監獄內拍下的監獄外牆。
當年參觀後,我還無限噓唏地寫下以下這段《牆內牆外》,
(這樣久的文字記錄,都給我翻找出來了。以下為100%原文。)

《牆內牆外》

即使生活在牆外的我們,也時常對限制太多、選擇太少的社會發出怨言,而住在牆內的人,被封鎖在四面牆之中,從事粗重的體力勞作,吃“刻薄”的三餐,與牆外的聯繫,完全被切割(即使與家人互慰藉的家書,也被無情過濾刪減),這種打壓,卻是無處訴說。當年因與南非白人政府對抗而嚐了27年鐵窗生涯的Nelson Mandela,其中18年就在這Robben Island的獄裡度過。不過,他總算是捱過了那段最苦的日子。聽當年曾為階下囚的政治犯憶述,許多捱不過的,就在這囚禁身體與靈魂的牢獄裡,瘋了。


在監獄裡,曼德拉讀了很多書,有時候也畫畫。畫監獄裡的情況。
我從監獄裡拿到一些小冊子,裡邊有曼德拉的畫。我掃描了收藏起來。如下:





這個南非反種族隔離的領袖,後來被問到怎樣在4.5平方米的監獄內保持活力,
他的回答是:寬容博愛的精神和強健的體魄。
寬容博愛,就是曼德拉的人生信條。
啊!我真的是太太太太敬佩這個“人物”了。
(我本來想寫“英雄人物”,但覺得“英雄”這個字眼,跟他高尚人格比較起來,又略嫌俗氣了)。

他的過人之處,在於飽受摧殘之後,
仍能寬恕那些曾經迫害他的人,
正如他自己所說:當我走出囚室邁向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
我已經清楚,若不把痛苦與怨恨留在身後,那我其實仍在獄中。

我從來都是一個沒辦法站在前線的人。
我怕事、我怕痛、我怕死,
所以我愈發尊敬像曼德拉這種不怕強大惡勢力,
勇敢抗爭到底的奇人。

我們敬愛的曼德拉,願一路走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翻看舊相片和文字記錄。有很多被遺忘的驚喜。
時不時會有:咦,原來我寫過這樣的東西。原來我曾有過這樣的想法。
所以我時常說。發生過的事情,不被記錄下來,很快就被遺忘。
千萬千萬不要去相信和依賴我們的記憶力。

翻翻下又找到一篇《跟斑馬長頸鹿擦身而過》。
覺得有趣,也分享一下(也是100%原文)。
這次是真的擦身而過,不是超時空的。呵呵!



《跟斑馬長頸鹿擦身而過》

那天早上,凌晨5點起身,5點45分就出發往森林探險。我們乘坐的車子是沒門的,可以方便我們觀看動物,但同時也就增加我們被野獸攻擊的可能性了。不過,負責開車的21歲南非女子Chantel說,放心,你怕它們,它們更怕你呢!況且,我身上有槍啊!儘管如此,我還是無法停止想像,如果一條蛇從樹上掉在我身上,我該怎麼辦?被獅子的利齒撕裂的血肉會有多痛,還有,多久才會死(希望不會太久〕?如果當時車上可以播一些緊張的音樂(如“Jaws”的經典配樂〕,那氣氛肯定會更好。有點遺憾的是,整個行程竟然無驚無險(Chantel說,想看獅子老虎,是需要一些運氣),不過,有機會跟斑馬長頸鹿擦身而過(我們有下車觀看),對我來說也算是個珍貴的體驗。


6 comments:

  1. 曼德拉去世那天,看到FB都在post beyond 的光辉岁月。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曼德拉跟光辉岁月是有关系的。我一直都以为南非是一个很热的国家,朋友去旅行,看他穿着厚厚的冷衣拍照,才知道南非是有冬天的。在27年的监狱生涯里,还可以有那宽阔的胸怀,确实不简单。

    不懂什么时候可以去南非吃鲍鱼,看那一望无际的天涯海角?

    ReplyDelete
    Replies
    1. 對啊!27年的牢獄之苦,
      不是說想放下就可以放下。
      但我最近也是深深領悟,
      只有原諒別人(或學習放下),才能釋放自己。

      也忘了自己當時是什麼季節去南非。
      畢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只記得當時的氣溫跟馬來西亞差不多。
      不過南非很大,那時我飛了幾個城市,
      記得是去了Cape Town,Johannesburg,Pretoria,Durban,Sun City。
      (差不多是東南西北都去完了)
      感覺到不同的城市有一些溫差。

      南非之行,非常難忘,太多歡樂了。
      Cape Town的海洋峽谷非常壯麗,
      我們在海邊享用海鮮大餐,不過沒吃到鮑魚哦!只有龍蝦。
      也有去海角天涯,好像是叫好望角(Cape of Good Hope)。

      Delete
  2. 水星也是常识零蛋的人,是在非洲打工时才对曼德拉略有所闻,也才知道了歌词中那句'nakupanda wewe'是东非国家使用的语言,叫Swahili,代表“我爱你”的意思。

    夫人这篇文让水星回忆起和南非一位白人拍拖时的酸甜回忆呢 :)

    以后要多点把旧文章拿出来分享,别等到有特别事情才这么做啦 :p

    去safari看动物也是在南非的事吗?没有车门好像真的很恐怖,万一一枪打不死强壮的万兽之王怎么办?如果要被撕裂的话,水星也希望它从脑或心脏等要害部位开始破坏,早死早着,免除痛苦 >_<

    BTW,非洲有老虎的吗?印象中是没有。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哇,你好像真的是到處留情哦!
      連南非都有你的戀人(真的是非西餐不吃哦!)。
      而且,一學非洲話,第一句就學“我愛你”。
      不行,下一次一定要抓你來分享你那豐富又香艷的戀愛史。呵呵呵!
      怎麼樣?昨晚沒有憶舊愛憶到徹夜輾轉難眠吧?

      我們去Safari,坐的是吉普車,無門無蓬那種。
      Chantel告訴我們,森林也有蛇出沒,
      所以每次我們的車駛過大樹時,
      我都會很擔心有蛇從樹上掉在我身上,
      偏偏有個同行的男人時不時就喊“蛇啊!蛇啊!”來嚇人。

      其實半途我們還下車喝紅酒,
      也看到了一些比較沒有殺傷力的野生動物。
      如果是看到獅子或豹,我真的會害怕。

      當時車上包括司機只有5人,
      如果發生事故,可能其中一人會成為目標被吃掉,
      那被選的機率可是很高,有20%。
      如果是來了一群獅子的話,那每個人都有份,100%中選。
      攻擊心臟?不行!心臟是在皮肉之下咧!不痛死?
      真的非死不可的話,從頸項一口咬下馬上斷氣就好。

      那兩天我住的地方,是高腳屋,
      走出屋子就會看到很多鹿在門口,屋子下走來走去,
      真夠有森林的feel。
      午餐吃自助餐,我指著食物,問工作人員那是什麼肉,
      他指著逐一說明:
      這是鱷魚肉,
      這是長頸鹿肉,
      這是鴕鳥肉......等等。
      結果那天我被逼吃素 :(

      沒有看到老虎,所以也不確定南非有沒有老虎。

      Delete
    2. 别说到水星那么有魅力,呵呵,当时认真的也只有那么一位而已,有爱人时就不会沾花惹草,水星可是很忠心的哦 :p

      如果水星也是那个trip的一员的话,有可能大喊“蛇啊 蛇啊”那位就是水星,还要趁别人不留意时用一些毛毛的物件碰他们的颈项或手臂来吓他们 :p

      有狮子来,逃跑的时候,把后面的人绊倒就好了,好像很贱。想驾车逃的话,不懂吉普车快还是狮子快?

      hm...好有野性风味,水星应该也不敢吃,素的话,可能是大王花的根,猪笼草的茎,颜色鲜艳看起来有毒的蘑菇或什么的 :p

      Delete
    3. 把你說得有魅力一點不好嗎?
      哈哈!不沾花惹草,我聽住先啦!不是開放式的meh?

      你還真是蠻賤的。不過,如果你跑最後的話,就沒人給你絆了。

      我想是吉普車比較快吧!

      其實一直嚇人的那個男人也是蠻賤的。我們住在森林那晚,他講了很多鬼故事。其中一個很恐怖,我一直記到現在。話說一天他的朋友住酒店,半夜被一個“人”叫醒,說他朋友霸占了她的床。他還一直強調今晚應該也會有“人”來叫醒我。

      我的酒店房其實是一間屋子,很大,有房間客廳露台什麼的,而且每一間屋子之間都有相當距離。四周也是暗暗的。就我一個人住一間屋子。

      我還記得那天晚上聽了鬼故事之後回到酒店,我望著大床,心裡還念著:我只是過客,住兩天就走,拜託不要出來嚇我。然後,晚上睡覺,我只睡半邊床。深怕萬一有“人”要睡,半夜叫醒我。哈哈哈。挺恐怖的。

      你對植物的認識還蠻多哦!不噁心的植物都不挑。不過你獨漏了捕蠅草。這個補蠅草的獨特之處,是讓你可以一次過享受葷(蒼蠅)和素。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