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1 August 2013

不愛罪惡股,卻買GAB


在上一篇文章報告最近(8月)所買入的公司時,漏了GAB,現在補充。之所以會忘了列入,是因為GAB不是買在8月,而是買在7月中。趕在那個時候買入,除了因為股價最近稍有調整,也因為想趕上年終股息。原想買半張 ,但資金不足,只能湊到400unit,平均價RM17.98。我的投資組合也因此添多一個藍籌成員。有點開心。

最近GAB宣布了業績,也同時建議派息48.50仙,全年股息達68.5仙。算一算,DY不怎麼樣,但由於這只股買了打算長收,就期望未來的成長能提高DY。


其實,買入啤酒股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啤酒股,很想成為啤酒公司股東,所以,最近的買入,也算是了一個心願。


向來,在挑選公司投資時,個人喜惡多多少少都會影響我的選擇。比如,我覺得賭博不好,抽煙不好(更討厭吸二手煙),所以,跟這兩樣有關的罪惡股,我都會避開。(自己雖然不投資煙和賭,但別人投資,我沒意見,我覺得這純粹是個人選擇/喜好。)


酒也是罪惡股,不是嗎?對,酒在一般意義上是罪惡股,但對我來說不是。如果適量飲用,我覺得酒(這裡指的是啤酒)不只在炎夏裡可以作為解渴飲料,當和朋友在酒吧裡聚會聊天時小酌,也可以帶給人歡樂的感覺。啤酒也是我的“涼茶”,覺得喉嚨有點痛的時候,我就會來杯啤酒(人家說啤酒是“鬼佬涼茶”,其實我也不知有沒有根據)。


我對酒吧的傳統印象是吵雜、很多人酗酒,只有年輕人才會去的地方。但我在國外看到的酒吧,卻異常安靜,也是一個男女老少都會光顧的地方。酒吧裡的氣氛一般都很好,有獨酌的男人、有談着心的閨蜜、有拍拖的男女、有三五成群吹水的年輕人,有一家大小老幼的家庭聚會。酒吧給我的感覺,就是充滿歡樂氣氛。


而啤酒作為酒吧的主角,自然就給了我“啤酒=歡樂”的感覺。

Thursday, 29 August 2013

熊有多可怕?(讓我來嚇一嚇大家)


只知道牛熊交替是股市的定律,也知道當時候到了,熊就會突然來襲。
但是,我對熊的印象仍很模糊,只知道很多人都很怕熊,
甚至說起1997(即使已經事隔十多年),臉色都會大變。
看來當年的這一場“驚魂”,非同小可。

這幾天股市這麼一跌,處處又聞“熊”風了。
很多人都相當肯定是熊市的開始了。
我沒經驗,所以就四下觀察觀察。聽聽人家說什麼。
讀到Kydarun對熊市的分析,覺得蠻有意思,節錄一段跟大家分享:

很多人都在等大跌,等熊市。可是大家知不知道熊市到底是長什麼樣子的呢?
1997年金融風暴,指數從1996年10月左右的1200多點,跌到1998年7月的200多點
整個過程用了大約1年又10個月。其中一個最大的跌幅發生在1997年8月,跌幅200點。
2008年次貸危機,指數從2008年1月的1400多點,跌到2008年11月的800多點
然後在底部盤整了五個月左右,才重新開始攀升。前後總共用了大約1年又4個月
因此“熊市”的可怕,並不是“太快”,“一瞬間”,而是“太慢”,“慢到感覺不到”。

大概對熊市有一點概念了(這數據以前應該都看過了,只是太健忘,忘記了),發現到兩個要點:

1.原來在熊市,股市指數是可以從最高1200點,跌到200點,總共跌1000點,真的是嚇死人!
2.原來熊不是快快來的,而且還要慢到你不察覺。

可能是因為過去的經驗太恐怖,所以,一聞熊踪,很多人都趕快套利或止損走人。

不過,對我來說,股市的起落還是很難預測的,賣了股,我怕之後回升我買不回。
所以,這幾天我一股都沒賣過,反而想要加碼。

原本戶口還有點資金,但恰巧就在股價大跌之前用掉了,用來加碼了Huayang、Hexza和Brem:

-為了避免紅股之後的odd lot,加碼了1000unit的Huayang,買入價RM3.09,那天之後,Huayang就跌跌不休。

-很久以前,因為冷眼的介紹而買入了很小量的Hexza和Brem來收息。眼看股價不起反跌,就趁業績公佈及宣布派息之前以RM1.21加碼3000 unit 的Brem(目前累計股數為6,000);也以RM0.595
加碼4000unit的Hexza(目前累計股數為10,000)。

等了幾天,新資金今天才到。我挨夜等開市,沒想到全都由紅轉青了。心想也不必急在一時,就看看明天的市怎麼樣吧!

如果股市繼續下滑,會盡最大的能力來籌資金,逐量加碼,繼續累積股息收入。

Wednesday, 14 August 2013

在羅馬遇扒手


羅馬競技場

7月放了一個月假,即使假期結束了,心還是很散。Holiday mood有點像酒後的宿醉,需要時間來慢慢恢復狀態。算是開始投入工作了,接下來,就是要打理這荒蕪了的部落格。

放假期間,去羅馬玩了5天。羅馬比我想像中美。看建築、看藝術、看景色、看花木,羅馬讓我目不暇給。羅馬競技場讓我驚嘆不已!雖然考古我不行,但我很喜歡看建築,尤其是美美的,有特色的建筑。不過,如果你喜歡摩登的高樓大廈,前衛的建築設計,那羅馬可能就不是你“那杯茶”了。



即使只剩下殘牆斷壁,我仍被那種宏偉的氣勢所吸引。



Roman Forum。也是看古建築的地方。




居高臨下看羅馬景色。



氣候的關係吧!羅馬到處可以看到濃綠的樹。
這長得高高瘦瘦,但很濃密的樹,
整齊地排列着,非常好看。



許願池。我沒許願,因為想不到要許什麼願。
覺得人只要知足,就會常樂。


西班牙廣場。遊客是恐怖的多。
其實,羅馬任何著名景點,遊客都是恐怖的多,無一倖免。


羅馬建築的色彩都很鮮豔。



St Peter教堂前的公共電話亭。
我一見就很喜歡,覺得很美。


羅馬食物也很好吃,即使最簡單的烹調,也是很好吃。跟希臘一樣,那片土地種出來的茄子和番茄是出奇的美味。我最愛茄子。在羅馬的第一頓晚餐就是茄子皮薩。哈哈,茄子竟然也可以做皮薩。意大利盛產橄欖,所以他們的烹調都使用橄欖油。我就是特別喜歡橄欖油,不只好吃,而且吃得健康。

我在羅馬踏破鐵鞋,找到了(據說)全羅馬最好吃的Gelato(意大利雪糕)、也找到了意大利最好喝的咖啡,吃了非常棒的提拉米蘇。在英國住久了,來到羅馬,時時刻刻都感恩於意大利人對於食物的講究,讓我每天都有幾餐好東西裹腹。



這提拉米蘇真的是一流。芝士味、酒味很香濃,
裡面還佈滿一粒粒的咖啡豆。



你道這是什麼麵包?意大利人叫它皮薩。



羅馬到處都有這種設有室外座的餐館和咖啡座。

以前聽說羅馬是個時尚之都,總算見識了。意大利人基本都是注重打扮的。男人穿著剪裁合身的襯衫,女人很多都化了妝、高跟鞋、緊身連身裙。即使騎著腳車,也是一身飄逸的長裙。他們的悉心裝扮,對我來說是極其養眼的景色,吸引力一點而也不輸美麗風景。

在羅馬玩得算是愉快,唯一的不快是,我們在羅馬被扒了錢包(其實不是我,是W被扒),連平板電腦也一起被偷了。最棘手的是,所以信用卡都沒了。當天心情很差,但還好我是個比較看的開的人,隔天心情就恢復了,繼續旅程。

(我後來想想,在旅途中的突發狀況,雖然會讓人擔心,不愉快,但這種事情只要經歷多了,就會習慣,漸漸地,就可以不再把它當作很嚴重的一回事了。所以,人還是得多出去走走,才能學會應對這種突發狀況。不過,還是要提醒去羅馬旅行的人,小心扒手!羅馬的扒手可是非一般的多。)

除了羅馬,這個假期也在英國(以下這幾個地方)到處走走。



巨石陣(Stonehenge)。我不是考古迷,對石頭的興趣說真也不大,但這巨石陣好歹是英國最著名的史前建筑,也是世界中古七大奇蹟之一(其建造起因和方法至今在考古界仍是個不解之謎),加上好奇心,總得去看看。說起來也真巧,一個月之內竟參觀了七大奇蹟的其中二大(另一個羅馬競技場)。



Avebury小村莊。這地方以stone circle巨石圈著名。不過,Avebury最吸引我的不是石頭,而是這種像戴了草帽的屋子。很可愛。


Bristol美食節。那天的天氣也是異常地熱(幾乎是跟在羅馬時一樣熱),我整個人都快被烤焦了。結果喝了很多冰啤酒。幸好沒醉。我酒量算是不錯的。






Shepton Mallet的Kilver Court Designer Village。 打造Kilver Court的,是英國頂級品牌Mulberry的創辦人Roger Saul。他在接受訪問時說:"This is a new concept for the UK. No-one has yet merged the idea of a discount designer brand village with other lifestyle elements and gardens in a rural location.”我覺得他這個概念很特別。Roger Saul如今已從品牌创始人变身為农场主人,並致力於提倡健康生活方式。



倫敦。倫敦之行主要是shopping。先在Covent Garden逛(看到了這個街頭藝人表演。是不是很神奇?),然後繼續逛到Regent Street,Oxford Street......,好像怎麼逛也逛不夠似的。有時候我不是很喜歡shopping,有時候卻很喜歡,要看心情。可是,我發現最近我都很喜歡shopping。喜歡shopping的壞處是,荷包會出血;好處是,換得一整天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