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December 2015

2015年股息總結


2015來到尾聲了,一如既往,總是在最後一分鐘,才急著給自己過去一年的投資,作個記錄。

剛剛結算了今年股息,再跟往年作了個對比,順便看看今年股息增長率可有令自己滿意。

往年至今的股息記錄如下:

2009年股息: RM 0
2010年股息: RM      815.00  (平均每月RM 68)
2011年股息: RM    2599.83  (平均每月RM217,219%增長)
2012年股息: RM    5552.12  (平均每月RM463,114%增長)
2013年股息: RM    6890.13  (平均每月RM574, 24%增長)
2014年股息: RM 10,687.55  (平均每月RM891, 55%增長)
2015年股息: RM 22,044.00  (平均每月RM1837,106%增長)

由於去年一些公司減少派息,再加上某些因素,導致股息沒達標。今年卻來個大逆轉,組合裡不少公司都因為業績大好而增加派息。尤其那些賺美金的出口股,今年可說是大豐收。

隨著所投入的資金逐年漸大,已經預了股息增長率會逐年放緩。難得今年還會有106%增長,可謂驚喜。雖比不上2011年和2012年的高增長,但相對去年,已經讓我感到非常滿意了。難得的是,除了股息收入有大躍進,組合裡的股價也上漲了不少,組合市值也在今年一次又一次達到新的里程碑。

今年的股息收入源自3個國家。主要貢獻還是馬股,共收得RM16,076.30。至於去年剛開始涉獵的英國股,股息則由去年的227.93英鎊增加至512.38英鎊。至於港股,今年第一次收息。雖只有區區5786.83港元,但算是一個好的開始,會繼續努力累積。

目前的匯率是1英鎊兌RM6.3328,1港元兌RM0.5545。不過,為了方便將來計算股息增長,我自己制定了一個固定匯率來作結算,即1英鎊兌RM6.00,1港元兌RM0.50(刻意算少一點)。將來的所有英鎊和港幣股息,也會以此匯率來結算。

回看去年的總結文章,一字一句依然如此熟悉,彷如是自己在一兩個月前方寫下的字句。不得不感慨,時間過得實在太快。

投資方面,將這一年的投資策略,跟去年對照,基本也沒什麼兩樣,依然遵循著悶悶的投資法。

去年在文章結尾感慨地說:空難連連,讓很多人突然意識到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的重要性,驚覺金錢並不是人生唯一追求。來到2015年,災難也似乎沒少有過,其中最讓人震驚的是發生在去年11月的巴黎襲擊事件。不得不感慨人生無常。

還是那一句,希望大家時時刻刻都活在當下,live life to the fullest。

祝大家新年快樂!有個美好的2016!

Saturday, 5 December 2015

從2800變成48000的故事


最近在investalks閱讀關於某家公司的討論,
發現有人分享了某報章刊登的關於該公司的一張表,
覺得蠻有意思。

表的內容是:如果你在該公司發行IPO時,
買入,並一直持有到現在,
結果會是如何?

該公司在1998年發行IPO,
每股RM2.80。
如果買進基本的1000股,
收藏17年,會發生什麼事呢?

從1998年到2015年,
該公司一共發了兩次紅股,
並進行兩次股票拆細。

如下:

2002年- 3股送1股,增加333股
               總股數=1333股
               
2004年 -2股送1股,增加666股
               總股數=1999股

2007年- 1股拆細成2股,總股數=3998股

2011年- 1股拆細成5股,總股數=19990股

若從1998年一直持股到現在,
當初的1000股,已變成19990股。
本錢RM2800的持股,現在值多少錢呢?
答案是RM37181.40 (以星期五的閉市價RM1.86計算)

那麼股息一共收了多少呢?
答案是RM10852。

單單RM2800成本,就能夠在這些年收回1萬多股息。
(當然還有通貨膨脹得考慮進去,不過計算法會變得複雜一些)
而且,若將這些股息再投入回去的話,得到的績效應該也不只這些。

19990股的股票,單單是今年的股息 ,
就能收到RM1999(單一年股息,就跟成本價相去不遠了)。
若公司未來繼續表現卓越,而持股人可以堅持不賣票,
那麼,相信股息還會步步高升
(可參考以下另一個持票時間更長的例子)。
買進好公司,再長期持有,
至少能讓你不必再為生活而煩惱。

我也希望我手上的公司,
能夠為我帶來這樣可觀的價值。

大家知道這是什麼公司嗎?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很熟悉,好像曾在哪裡讀過,
那恭喜你,你的記憶力很好。
這篇文章正是我模擬口木於2013年
在其部落格發表的《從一千變成八十千的故事》所著。

當時他寫的是Panasonic。原文如下:

最近翻了某家公司的年報,
裡頭附上了一張表。
覺得蠻有意思的。
表的內容是如果在該公司發行IPO時,
就買入並一直持有到現在,
會是如何?



該公司在1966年發行IPO,

每股一塊錢。
如果買進基本的1000股並一直持有,
會發生什麼事呢?

在1966年到2003年間,
公司一共發了7次紅股,
和一次附加股。

分別是:


1975年- 1股送2股,
        同時100股配35股的附加股,總共得掏出350元。
        總股數從1000股變成了3350股。

1980年 -4股送1股,共838股,

        總股數=4188股。

1982年- 2股送1股,共2094股,

        總股數=6282股。

1987年- 10股送1股,共628股,

        總股數=6910股。

1993年- 2股送1股,共3455股,

        總股數=10365股。

1998年- 10股送1股,共1037股,

        總股數=11402股。

2003年- 10股送7股,共7982股,

        總股數=19384股。

從1966年一直持股到現在,1000股變成了19384股。

本錢是RM1350。那麼,現在這批股票值多少錢呢?
答案是RM507860(以今天(指2013年)的閉市價計算)。

那麼股息一共收了多少呢?

答案是RM337797。
單單RM1350本錢,就能夠在這些年收回30多萬的股息。
(當然還有通貨膨脹得考慮進去,不過計算法會變得複雜一些)
 如果將這些股息重新投入的話,
得到的績效,應該也不只這些。

19384股的股票,單單是今年的股息,

就能收到RM36441了。
換算成每月等於RM3000左右。
買進好公司,再長期持有,
至少能讓你不必再為生活煩惱。

我也希望我手上的公司,

能夠為我帶來這樣可觀的價值。

大家知道這是什麼公司嗎?



無獨有偶,最近我在《星洲日報》也看到了類似分析。
文中提到的例子是大眾銀行:

翻看馬股及世界知名的上市企業,優質的企業,在長期營運下,確實可以為股東賺取豐厚的回酬。以大眾銀行為例,40年前,以1千令吉投資該公司股票,期間不被市場波動所影響,不曾脫售任何一股,那當初的1千令吉,已經取得逾100萬令吉回酬了。

Thursday, 12 November 2015

慢慢來,比較快


今天有人問我,最近的股市升還是跌?

我一陣恍惚,我連今天的指數是多少點也說不出來,更別說上個星期,上個月,或者是最近這幾個月,一年之間的起落。

沒錯是每天都會拿起手機看看股價變化,但都只是看看自己組合(以及自己感興趣的公司)的股價變化。

所以,對於現在的股市是處於什麼“市”,其實我也答出來,說不上是牛,更說不上是熊,也說不上是“無起落”,有些股起,有些股落,有些則不起不落。

如果要我看熊牛來佈局,我現在肯定頭大。

好在一早就認清了自己是個資質有限的人,也不奢望自己有預測股市的能力,還是用回自己一直秉持的方式,只要價格合理就繼續慢慢買入,盡可能不讓自己被聳人聽聞的大新聞標題所影響,也避免跟車太貼——動作太快太多,如非必要,盡可能以不變應萬變。

雖沒有跟踪股指,但單看自己的組合市值變化,可以隱約感覺到現在的股市,一片欣欣向榮。前幾天在跟水星來往電郵裡,我們就聊到了這個現象。雖然指數沒回到1800,但我的組合市值,已經以相當大的幅度,超越了當初指數最高的時候。

而且,難得的是,上一次跌市我雖然沒賣股,但從股市大跌到慢慢升回的這期間,我也鮮少投入新資金在馬股(新資金都投向國外了),只是繼續趁低價把股息重新投入。所以,這次的股票資產升值,除了因為組合裡幾只二線股大漲,其次就是股息再投資之下的錢滾錢的效果了。


隨著這幾天Flbhd的股價大漲,我的組合今年也繼Magni和Luxchem之後,迎來了第三隻開番股。給自己做個記錄:

Magni

2013年10月買入,均價RM2.28
2送1紅股,調整後均價RM1.52
今日閉市價RM3.85,紙上盈利153%(未計股息)

Flbhd

2014年12月買入,均價RM1.14
今日閉市價RM2.52,紙上盈利121%(未計股息)

Luxchem

2014年1月買入,均價RM1.38
1送1紅股,調整後均價RM0.69
今日閉市價RM1.70,紙上盈利146%(未計股息)

除了這幾只表現標青的二線股,組合裡的藍籌股的價格也慢慢回穩。也許是因為自己在大升市大跌市的時候都沒有什麼激烈動作,如今看到自己組合裡有些小小成績,好像有點“不勞而獲”的感覺,也彷彿對自己秉持的“投資就是那麼簡單”多了一份信心。

當然,幸運的成分還是有的。

之前股市下調,自己堅持選擇不追隨群眾套利離場(當時有一種自己與整個市場氣氛格格不入的感覺),才能等到今天股價慢慢恢復後再慢慢攀升;但若當時股市是繼續往下探(而不是回調上升),那之前累計的紙上盈利肯定見財化水,甚至由盈轉虧,那時候,選擇套利/止損離場的人,反而才是勝利者。

不過,若真如此,應該還是會坦然面對,並繼續努力存錢趁低價加碼,而不是悔不當初。畢竟,沒有人會知道未來的股市走向,頂多也只能猜測--不是猜對,就是猜錯,而猜錯的話,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資質愚鈍如我,還是不猜了。

我還是繼續我的那條龜速投資路,繼續慢慢累積股票、累計股息。

偶然回頭一望,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已經走過了一大段路。原來,龜速也並非如自己想像般緩慢。

剛開始在investalks投資論壇讀文時,常常看到一句令自己摸不著頭腦的話:慢慢來,比較快.....

今天的我,對這句話,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股票投資,果然是可以如此悠閒愜意。

Tuesday, 13 October 2015

為什麼不能等三年?——重溫冷眼文章(五)



首先要恭喜水星在財務自由的路上又跨進了一大步,看著他從第1個100千,寫到今天的第9個100千,一轉眼,百萬目標在即。實在是激勵人心的速度和成績啊!

我們一直自我調侃,說這種極之不活躍的投資法,感覺笨笨的,悶悶的,而且如龜速般緩慢,但我們還是願意持之,並樂在其中。今天,我們發現,“龜速”也許並非如我們想像般緩慢。

今天就分享一篇關於“投資需要耐心”的文章《為什麼不能等三年?》,原文如下:

●你買了一間屋子,由跟發展商簽約到發展商交屋給你,前後三年,你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三年的等待,你覺得一點也不長。在這期間,你沒有分文收入,卻定期的給銀行利息,你也毫無怨言。

●你買了一百英畝的荒地,開闢為油棕園,由伐木、燒芭、開路挖溝,育苗,種植,除草,施肥,整整忙了三年,才看到棕果出現,收成仍不足以維持開支,再等兩年,棕果漸豐,油棕園的收支才達到平衡,仍沒錢賺。這已是第五個年頭了。忙了五年,只有付出,沒有收入,你不以為苦,因為你知道那是賺錢無可避免的途徑。

●你買了五十畝的地,是樹膠園,屬農業地,你要把它發展為住宅區,於是你向土地局申請將農業地轉為屋地,再將屋地分割為五、六百段每段20′×75′的屋地,以興建五,六百間排屋出售。分割後為每段屋地申請個別地契,請繪測師設計屋子的圖樣,請工程師計算成本,請承包商承建屋子,由市場部登廣告出售屋子,跟銀行接洽融資問題,屋子建築過程中要處理許多附近居民的申訴,要按期向購屋者收款,到領到入伙紙,把屋交給購屋者,由購買土地到交屋收工,前後長達五年,總算錢賺到了手。作為發展商,你認為以五年的時間賺錢,是正常的,是合理的,你耐心地等待,從無怨言。

●你是一名中小型企業家,你有製造某種產品的經驗,過去你是為別人管理公司的,現在決定自己創業,你決定建一間工廠,你從調查市場,向銀行接洽借款,尋找廠地,設計廠房,招聘員工,裝置機器,試驗生產,到產品推入市場,從策劃到產品出現在百貨公司的貨架上,前後三年,再苦撐兩年,才開始有盈利,那已是第五個年頭了。你認為這是創業的正常過程,你心甘情願與你的事業同行五年,毫無怨言。

●你是開藥劑店的,你決定在城市的另一區,開一間分店,為來自該區的顧客服務,從尋找店舖,裝修,聘請藥劑師,籌備開張,到正式做生意,前後也要一年半。

以上的五個例子--買屋子收租,開闢油棕園,建屋出售,從事工業,開零售店,從籌備到賺錢,快則一年半,慢則五年,業者從無怨言,因為他們瞭解,做任何事業,都需要時間,絕對沒有一蹴即成這回事。

以上的五個例子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投入資金,希望賺取合理的利潤,這叫“投資”,業者除了知道投資需要時間外,他們也接受一個事實,即凡是投資,都有風險,沒有任何投資是沒有風險的,風險是他們賺取比銀行定存更高的利潤所面付出的代價。

投資者接受兩項事實:

-投資需要時間才能賺到利潤,沒有捷徑可操。
-凡投資都有風險,風險的高低常與利潤成正比。

股票投資,是許許多多投資管道之一,為什麼投資者不能接受以上的兩項事實。做事業,你可以等三、五年,股票投資為什麼不能等三、五年?

絕大部份的股票投資者,都希望今天買進,明天就賣出,賺取暴利。假如你告訴他,低價買進好股,持握三年,可以賺錢,他們覺得時間太長,難以接受。

為什麼買屋子可以等三年,買股票卻不能?

為什麼肯化五年的時間去完成一項建屋計劃,等油棕成熟,等工業產生利潤,為什麼股票投資不肯等五年?

為什麼肯化一年半的時間去開一間藥劑店分行,買股票卻不願等一年半載?

股票就是公司的股份,跟合資買屋,參股種油棕,建屋,開工廠,開藥劑店分行沒有兩樣,你擁有股份的上市公司,跟你所參股的別的私人公司一樣,需要時間去完成業務,才能賺到錢,為什麼你用不一樣的態度去對待同樣的股份?

這種態度合理嗎?

投資生意有賺有虧,做生意的人坦然面對,無怨無尤。

你持有股份的上市公司也是在做生意,當然也是有賺有虧,投資者為什麼不能忍受虧蝕,為什麼不能接受可能虧蝕的事實而怨無尤人?

上市公司多達 950 家,任你挑選參股的對象,你因為無知,因為貪婪,因為聽信謠言,而參股於錯誤的企業,豈能完全歸咎於股市?你自己沒有責任嗎?

大多數股票每年的股價波動幅度由數十巴仙至數百巴仙不等,你在低價時不買,高價時搶進,虧了本,不怨自己怨別人,合理嗎?

參股做生意,例如合股種油棕,六、七年之後才可能分紅,買棕油股,當年就可分到股息,不是更合算嗎?

在做任何事情失敗後,多數人只怨別人,把責任推在別人或環境身上,能自我反省的人少之又少。

股票投資也一樣,虧了本不是怨股市,就是怨別人使奸用詐,從來不檢討自己失敗的原因。

我再問:買屋子可以等三年,為什麼買股票不能等三年?

後記:

我曾想,如果有一天,股票買賣也像房子買賣一般,動輒要花上3個月至半年,那麼,投資股票的人,是不是馬上會少了9成或以上?那麼,僅存的那一成還留在市場的人,應該多數是投資者,而非投機者了。

暫且不說那些完全不懂企業在幹什麼,純粹以賭博的態度在買股的人,即使是一些懂得把股票當作公司股份來買入的人,一旦股價短期內不如預期,他們也會感到焦躁,並漸漸失去耐心,到最後可能還會忍痛虧損賣出原本被自己看好的股。

在股市裡,很多人缺乏的,就是耐心。

買房投資的朋友,見房價大起,很開心。問她賣嗎?她說不賣,要等滿5年才賣,才可免付資本利得稅。但是,投資股票,很少人可以輕輕鬆鬆等5年。

從商的朋友不斷鼓勵我做生意。我自認沒本事也沒魄力,當不了生意人。感謝發明股票的人,讓我不必擁有過人才能,不必勞心勞力,也可以像個生意人一般分享企業盈利。看身邊的人,創業不容易,快則兩三年,慢則四五年,才可見到可觀盈利。而投資股票,很快就可以分享公司盈利(股息)。至於更豐厚的回酬,若說需要等個兩三年(甚至三四年),跟其它投資比較,也不見得很漫長啊!

我願意等。

Monday, 12 October 2015

倫敦下午茶之旅

朋友即將搬離倫敦,上個月,特意安排去了一趟倫敦聚聚。反正都去了,就順便計劃了一個美食+下午茶路線/行程。那幾天,刻意避開了人潮很恐怖的購物區,純粹去吃吃喝喝,逛逛聊聊,感覺非常好。

我是個喜歡泡Cafe,也喜歡聊天的人,每一次跟特別聊得來的朋友坐在Cafe,“閒閒地”都可以聊上兩個鐘。沒有特定主題,聊聊生活,聊聊理想,互訴心事,相互鼓勵,分享生活。以前比較多是聊些風花雪月,近年,大家也會主動聊聊投資理財(我覺得是個好現象)。聊完之後,總是充滿正能量(不過前提是找對聊天對象)。

這篇文章,寫下寫下,都變成cafe的review了。篇幅有點長,而且也跟投資理財無關,怕悶到睡著的人,趕快“轉台”......

The Monocle Cafe@Marylebone——倫敦下午茶Day 1


在網上看到有人如此形容Monocle雜誌:

“這是《Wallpaper》的創辦人Tyler Brûlé重出江湖後,隨手一揮,送給關心國際議題、經濟觀點,同時也不遺忘美學設計和生活品味的那群,堪稱是全世界最挑剔菁英人士的一個大禮。”

倫敦Monocle Cafe是繼日本東京之後的第二家分店,位於Baker Street地鐵站附近的Chiltern Street,跟著地圖,很容易找,步行約5分鐘即可抵達。

很喜歡這一區的氛圍。有點人氣,但是不雜、不鬧,往來的人,都帶有一點爾雅的氣質。附近有很多別緻小店。在抵達Monocle Cafe之前,還會經過很多同樣是小小的特色咖啡館。有種“每一間都想進去看看、坐坐、喝杯咖啡”的衝動。



Monocle是一本日本味很重的雜誌,其Cafe從裝潢擺設到食物,也都散發濃濃日本風——乾淨、簡潔、舒適、溫馨。整間店以白色為主,吧台、桌椅都是木製;食物則有日式飯糰早餐、日式咖哩飯、烏冬面等。其中一個女店員是日本人,不時以日語跟日本顧客交談。從外表看來,廚師也貌似日本人。



我們兩分別點了卡布奇諾和抹茶巧克力。連托盤也很日式。我們去得有點遲,蛋糕所剩無幾,我們喜歡的口味賣完了(加上午餐在金絲雀碼頭那家全英國最好吃的香港點心樓吃撐了),所以沒點。不過,聽說他家的蛋糕和食物,都非常有水準。下次會提醒自己早點去。


店裡有Monocle雜誌免費讓顧客閱讀。



這是一間很小的咖啡店。只有吧台式桌子和幾張椅子,再加一個大概容納得下五、六人的包廂。上圖就是唯一的包廂,裡邊有沙發,算是比較舒服的位子。我們去到時,已經坐滿了人。

雖然說地下室也有不少座位,但由於空氣比較不流通,所以幾乎所有顧客都選擇呆在一樓。



我特別喜歡這個角落。夏末初秋了,空氣開始帶點涼意了。稍微把玻璃窗推起,讓涼風從後院吹進來,甚是舒服。這個角落也非常日本風。

這種沒有靠背的圓凳,設計雖然漂亮,也很符合小店節省空間的效益,但若要跟朋友久坐聊天,就沒有沙發悠閒舒服。這是小小遺憾。真希望他們可以搬去較大的店面,提供多一些舒適的座位。


Laduree@倫敦柯芬園——倫敦下午茶Day 2



第一次接觸Laduree是在很多年前去巴黎旅行的時候。當時我們在商場裡被五顏六色精巧的馬卡龍所吸引。結果,佇在櫃檯前,開始挑選。記得當時很貪心,什麼口味都想試試,結果挑了一大盒帶回英國。

孤陋寡聞的我,就這樣通過Laduree認識了馬卡龍。其實我不是馬卡龍粉絲,也不覺得這甜食有什麼特別。所以,與其說喜歡吃馬卡龍,倒不如說喜歡馬卡龍精緻的外表,還有Laduree精美的包裝。那淡綠的盒子,精緻得像個首飾盒似的。



上一次去倫敦的時候,逛了柯芬園(Covent Garden),也順便走進Laduree兜了一圈。匆匆欣賞了玻璃櫃裡漂亮的甜點便離開。沒坐下來嘆個下午茶,除了因為趕時間,也因為不特別喜愛馬卡龍,也不喜歡室外坐(在狹小的店裡面並沒有看到任何座位)。





強烈推薦我去柯芬園Laduree下午茶的朋友說,這店其實有室內座,在二樓。還有個可以看風景的露台。我說我不愛馬卡龍,他說就算不吃馬卡龍,還有許多好吃的法國甜點。結果,在倫敦第二天的下午茶,就這樣定下來了。





看著櫃裡琳瑯滿目的甜點,都不知從何下手。W先快刀斬亂麻,點了著名的Isfahan。這甜點,簡直可用嬌艷欲滴來形容。

Isfahan其實是甜點界比卡索Pierre Herme在離開Laduree之前的得意之作。他顛覆了傳統馬卡龍,以玫瑰、覆盆子、荔枝及卡士達奶油起士醬,夾在兩片粉紅色的馬卡龍之間。簡直像個藝術品。

荔枝配馬卡龍,聽起來有一點“九唔搭八”,但吃起來竟然意外的協調,荔枝的味道好清香。


保守的我,點了這個千層酥,不過不失。V則點了後面那個,忘了叫什麼名字,連味道也忘記了。



女侍應推薦的Thé Jardin Bleu Royal tea,有濃濃的果香味,非常好喝。茶壺把手貼上了一個大大的L字,很有趣。






上到二樓,空無一人。外國人一般喜歡曬太陽,都坐到外邊露台去了。我們則選擇了室內座。到了黃昏,我們才走到露台去看看,陽光變溫和了,往下望,廣場非常熱鬧,那氣氛非常美好。



The Cafe at Cafe Royal@Regent Street——倫敦下午茶Day 3



倫敦第三天的下午茶,選了位於倫敦市中心Regent Street的The Cafe at Cafe Royal,名字相當拗口的說。這是倫敦市中心一家酒店的Cafe。



點了平時最常點cream tea。Cream tea不是一種茶的名字,而是茶加scone的下午茶套餐。

這套餐在英國很流行。通常都是一壺茶加兩個scone,但這裡的scone比一般scone小很多,所以給了三個。

平時吃的scone質感都比較粗,但這裡的scone卻做得非常細緻幼滑,可以說已經是不像scone的scone,但非常好吃,clotted cream也做得很好,總之一個字,贊!

茶我選了Earl Grey。那熱騰騰的茶,帶有香濃的橘子和Bergamot果香,有驚艷的感覺。



同行的W是馬卡龍粉絲,又點馬卡龍了。他說比Laduree好吃,沒那麼甜,而且很新鮮。

這三顆小東西,看著就覺得美,怎麼連吃的東西都可以做得這麼美?

這既是食物,也是提供視覺享受的藝術品。





好多顏色,好多口味,真讓人爭扎。



這個吧台的大理石真漂亮,加上員工的制服,看起來還真有點高級的說。





Regent Street是條繁忙的街道。倫敦紅巴士不時穿越其中(不時倒映在玻璃櫥窗上)。在鬧市裡享受一個寧靜悠閒的下午茶,感覺還真不錯。

Thursday, 8 October 2015

Bibury 英倫最美的小鎮.....之一

Bibury
儘管被英國著名工藝美術運動領袖William Morris(也是設計師和詩人)譽為“英倫最美小鎮”,但我還是在“最美小鎮”後面加上“之一”。毋庸置疑,Bibury是個很美麗的小鎮,但在我心目中,英倫最美,始終還是巴斯(Bath)。

BiburyCotswolds的其中一個小鎮,也是英倫鄉村美景的代表。不過,基於這小鎮相當小,花不上一天時間,所以,此行我們也順便遊覽另兩個鄰近的Cotswolds小鎮Burford和Bourton on the Water。


英國已步入初秋,日照開始縮短,至於天氣,有時候風和日麗,有時候卻陰陰冷冷。我們運氣好,出遊那天,天氣如夏一般明媚。

第一站是Burford。抵達Burford時,未到正午,太陽也不猛,空氣漂浮着薄霧,感覺有點迷濛。柔和的陽光,揮灑在酒館的厚石牆上,和已經被初秋染紅的葉子上,定格為一幅美麗的秋天圖。


找到了一家網上評語不錯的餐館。想必是有點名氣,幾乎坐滿了人。很舒適漂亮的餐館,石牆,壁爐,很英國風味。

大家都點了英式早餐。雖然是有點“重”的分量,但出遊就會消耗體力,吃得飽才有力氣走更多的路。早餐很新鮮,比一般連鎖酒吧的水準好太多。一大壺茶也喝個一滴不剩,頓時精神倍增。


Burford是個建在斜坡上的小鎮,風景看著也不錯,也有很多小商店。但整條大馬路車水馬龍,感覺大煞風景,所以只在大街上逛了逛精緻小店,沒多拍照就離開了。


大概是20分鐘車程,就抵達Bibury。首先入眼簾的,是清澈見底的科倫河River Coln),對面則是一排黃褐色的古老石屋,其中兩間是tea room。河水穿鎮而過,天鵝、野鴨、野鳥在水面自由嬉戲、覓食。向朋友要了點麵包,往河裡拋去,野鴨成群湧上來。

小鎮坐落於​​科倫河山谷之間,擁有一座輝煌的薩克遜時代的教堂和多處古蹟,也是英國古色古香充滿詩情畫意的田園風格的縮影。

置身如此清幽美麗的環境,不論是乾淨的水流,還是翠綠的景色,漂亮的屋子,清新的空氣,都讓人頓覺心曠神怡。我吸入每一口新鮮空氣的同時,都心存感恩。


Bibury最著名的,想必就是這建在斜坡上的阿靈頓排屋(Arlington Row)了。因為最多遊客在此拍照。這排石屋始建於1380年,原是修道院的羊毛倉庫。17世紀時被改造成毛紡工人的宿舍。



據說這排屋也是菲林殺手,被認為是英國最上鏡的鄉村建築,也頻頻出現在電視、電影、報紙、旅遊雜誌、互聯網上等,成為英倫經典鄉村風景的典型代表。

阿靈頓排房是英國一級保護建築,現在是由國家信託組織擁有和管理。



沿著斜坡走上去,還可以看到零零散散建起的石牆屋。這些屋子,雖然樸拙,但同時又很雅緻,別有一番風味。



英國人很喜歡給屋子取名,比如這“Field Cottage”和“Rosemary Cottage”。






如果你有看《Downton Abbey》,就知道英國人是如此注重生活細節。幾乎每一家屋子前面都有一個前花園,在主人家(或者花王)的悉心打理下,長滿漂亮的花草樹木。




小鎮的天鵝酒店(The Swan Hotel)。這個17世紀的建築早期是個馬車驛站(Coach Inn)。


 天鵝酒店對面是擁有一百多年曆史的紅鱒魚養殖場(Trout Farm)。鱒魚就被養在河裡,可想而知這裡的河水有多乾淨。養殖場的商店裡也有新鮮鱒魚出售,也有賣鱒魚餐的餐廳

整個小鎮,就只見到一家酒店,一家小餐館,兩家tea room。對於一個那麼多遊客的地方來說,有點讓人不解。後來想想,或許是為了保護這古老小鎮的原有風味,故意不讓這地方有太多商店,變得商業化。


下一站是Bourton on the Water。很有畫面感的鎮名,看名字也大概可以想像這個小鎮長什麼樣子吧!

也是很短的車程。抵達時,天空突然佈滿烏雲,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沒想到逛了兩逛,天空又開始放晴。這就是小鎮的主要風景。一條乾淨的河。沿河兩岸有兩排商店,多數是餐館和tea room(在這種地方,幾乎找不到cafe)。從Bibury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人突然變多了,商店也多了,熱鬧起來了。



岸邊的餐廳。





我們沿著河,從街頭走到街尾,再走回來,肚子突然餓了。走進這間雅緻的tea room想來個悠閒下午茶。一開門,侍者探出來說,不好意思,關了。

唉,英國人就是這樣,喜歡早早關店,連這種熱鬧的遊客區也不例外。結果我們只好隨便找個餐廳,草草吃個fish and chip果腹。

----
眼看冬天就要來臨,趁著天氣還算暖,整個9月,頻頻往外跑。除了Bibury,也去了Bath,還有倫敦。如果有時間有興致,下回就寫寫我心目中最美麗的城市——B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