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September 2015

天不會塌下來——重溫冷眼文章(四)


自從股市下跌以來,很多人都因為面臨(紙上)虧損而擔心、痛心、難過,甚至悔恨,也因此亂了步伐,不知下一步要怎麼走。借這篇文章,希望可以稍微安撫大家的心情。

《天不會塌下來》發表於2008年11月,原文如下:


金融風暴,蹂躪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倖免,只是影響程度不同而已。1997 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實際上只是一場“貨幣危機”,其深度根本不能跟目前的金融風暴相比。


金融衍生品肇禍


目前所涉及的金融危機,金融衍生產品是罪魁禍首。而這種衍生產品只盛行於金融體系高度發達、金融市場高度成熟的歐美金融大國。至於金融市場尚在啟步階段的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甚至馬來西亞,由於金融市場尚未發展至高度成熟的階段,故不涉及衍生產品,反而使第三世界,逃過此劫。


金融風暴,有如海嘯。位於海嘯發生的中心,受衝擊自然最大,距離越遠,受衝擊越小。此次金融風暴發生的中心在美國,所承受的打擊也最沉重,其次是歐洲。全球金融已一體化,故牽一發而動全身。然而,在一體化中,關係的親疏有別。而這親疏的程度,跟發展的程度成正比。發展程度同等級的國家,自然比等級較低的國家來得密切。


美國與歐盟國家的金融市場,同屬於高度成熟的等級,兩者已到了難分難解的程度,故歐盟國家受到的衝擊,不在美國之下。東方國家波及不大,可以輕易渡過難關。


受波及不大,不等於不受影響。實際上,在全球一村越來越成熟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國家可以倖免。歐美陷困,東方新興國家的出口下降,經濟肯定跟著降溫。不過,由於新興國家未傷及元氣,復甦肯定較易。故金融風暴所造成的一個後果,可能是東方崛起,西方沒落,從而拉近了先進與落後國家之間的距離。


沒有任何人,預見此次金融風暴發展至如此嚴重的程度,否則的話,老早就採取行動,遏止其擴大,以減低其殺傷力。實際上,歐美金融體係發展至今天,已到了高度複雜的程度,很少人能徹底了解其錯綜複雜的關係。在金融風暴爆發之前,沒有人發出警告,只在爆發之後,經濟學家和理想論壇人士,才突然發現其嚴重程度,然而大禍已形成,只好慌慌張張,設法收拾殘局。


排山倒海般的壞消息,全球股市的大崩潰,使全球的人包括大馬的升斗小民,有大禍臨頭的感覺,於是人們紛紛在問歐美政府所採取的救市行動,能挽救沉淪中的金融市場嗎?能化解這場浩劫嗎?


需時間走出風暴


我的想法是:一定能化解。這個世界,尤其是歐美國家,一定能走出這種風暴,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全球的領袖,尤其是歐美國家的領導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為解決一個問題而團結一致,採取一致的行動。如果傾全球的力量,仍無法解決一個問題的話,等於到了世界末日。然而我們知道,世界末日不會發生。對這個地球,我們有信心,這個信心源自:無論多麼困難,人類總還是要生存下去,而且一定能生存下去。


導致1929 年的世界大蕭條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各國採取“使你的鄰居變成乞丐”(beggar thy neighbour)的政策,各自為政,不理鄰居的死活。

現在的情形剛好相反,“全球一村”已形成,在經濟上全球已扭在一起,無法分割,大家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團結一致以求存。

如果仍舊採取閉門政策,各人自掃門前雪的話,結果將是很明顯的:大家一起沉沒,讓全球陷入浩劫的深淵。


很幸運的,目前全球領袖都了解這樣的後果,所以自動的加入救亡的行列。當歐美央行決定降息時,受影響輕微的中國並未受要求降息,竟也主動的降息,這反映了中國領袖的心態:不願趁火打劫。


馬來西亞也被這陣暴風的風尾掃及,而且看情形,最壞的情況尚未出現。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跟1997 年亞洲貨幣危機相比,我們可以較易渡難關。


理由是,我們已預見風暴餘波的到來,作好了準備。就好像遠遠望見前路有駱駝背,已把車速減低,因此絕對不會翻車,更不會手忙腳亂。不像亞洲貨幣危機時那樣措手不及,搞到遍體鱗傷。其次是我們的企業已更健全、金融體系已更穩固、經濟架構已更平穩,足以抵受外來的打擊。


總之,情形是嚴峻的,但天不會塌下來。我同意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的看法:只要金融體系恢復正常操作,世界將康復,短則3年,長則5年。


後記:

文章描寫的是2008年金融風暴,已經是一個過去式的事件。我在2009年才真正開始接觸股票,有幸(或是無幸)避開了那次風暴,所以對於那次風暴,印象也極之模糊。

老實說,這篇文章,今天再重讀,發現內容已經忘得七七八八,但是,讓我一直記得非常非常清楚的是——《天不會塌下來》這個標題。

我雖然還未經歷過一次驚天動地的股災,但遇過幾次股市大回調。每一次股市回調,都可以感受到市場的激烈反應,人心惶惶,恐懼瀰漫。這時候,分析員、報章新聞,(惟恐天下不亂似的)也紛紛以很聳動的言論、標題,煽風點火。人們本來悲觀的心情,此時變得更加悲觀,繼而引發一窩蜂的大拋售,讓股價繼續往下滑。

雖然歷史證明了,不論股市跌得多深,總是會有重新上回來的一天。但是,因為悲觀,我們總是會揣測:這一次會不會跟以往的情況不一樣?這一次是不是比以前更為嚴重?這一次的打擊/風暴,會不會導致經濟/股市永遠無法恢復過來?

如文章所提,在2008年,面臨那一場金融風暴/股市大崩潰,很多人會問:這場浩劫,能被化解嗎?

而作者的想法是:一定能化解,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以上這些揣測、顧慮和擔憂,會讓我們在股市大回調/股災時,失去入市買便宜貨的信心,甚至寧願虧損賣掉手中的股票。

股市是非常敏感的,每當有什麼負面大新聞見報,不論是關於政治、經濟,或者是自然災害,都會令股市大跌。

然而,這個世界,何嘗沒有經歷過再大再嚴重好多倍的事情。今天,地球不還是一樣繼續轉動,股市還不是依然存在。

總之,天是不會塌下來的!這麼一想,就自然不焦慮了,心也定了下來。時機到時,自也可以做到人棄我取,反向投資。

這樣說起來,投資股票的人,還真需要比一般人多幾分樂觀。

Tuesday, 15 September 2015

遊手好閒的爸爸——重溫冷眼文章(三)

常聽某某人說,冷眼的著作,已經重閱了兩次。有些甚至讀了三次、四次,其中聽過最多的重讀次數,是五次。這些人當中,不乏資深投資者。

冷眼的用字淺白,說的道理也很淺,解釋東西鉅細靡遺,可說是一讀就懂,閱讀速度快的人,一本書一天就可以讀完,為什麼許多人還要一讀再讀?

很多有用的知識,都是來自至淺至簡的道理。也許因為太簡單,而容易被忽略和遺忘,所以,我們得多讀幾遍,才能記取。當某人在投資路上迷失時,或是對價值投資動搖時,就常聽到有人給予建議:去重讀冷眼的書吧!




《遊手好閒的爸爸》發表於2007年7月23日《冷眼分享集》,原文如下:

本文所述,是關於一位同學的爸爸的故事。

這個故事,宛如一顆芝蔴般大小的種子,這枚叫股票的種子在我心中發芽、生根、長大,使我跟股票,一輩子結了不解之緣。

話說1960年我高中畢業後,深感英文程度不夠,難以覓職,就進入一間補習性質的學院去讀英文。

這間學院所收的,都是政府英文學校的初級文憑落第生。

跟我同座的同學,是一位十六歲的小伙子,功課差得很,只是敷衍著過日子。

他每天由司機載送上學,可見家境挺富裕的。

我是個超齡的窮學生,每天要替人補習兩場來賺取學費,對這樣的一位同學,一方面是羨慕,一方面也是好奇,就問他:“你爸爸是做什麼職業的?”

他說:“他沒有工作”。

我的好奇心更重了,問他:“沒有工作,靠什么生活?”

他的回答更妙:“別人寄錢給他囉!”

我問:“誰寄錢給他?”。

他也說不清楚,總之,他知道有人定期把錢寄到他家裡,他父親只把支票放進銀行,就用之不盡了。

我真的很想弄清楚,為什麼人家會寄錢給他父親呢?

我追問得多了,大概他也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就回去問他母親,然後回來告訴我:是“股票”。

他說是他祖父買的“股票”。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股票”。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後來慢慢的聽懂了。原來他的祖父是一名礦家,父親自小嬌生慣養,不事生產。

他的祖父怕他的父親沒錢受苦,就買了大批的錫礦股和樹膠股,遺囑寫明白不准出售,只准收股息。

那時的錫礦和樹膠股股息異常豐厚,週息率十多巴仙的比比皆是。他的父親定期收到這些錫礦和樹膠公司派發的股息,過著富裕的生活。

我的興趣,一向是文學,小學時窮追武俠小說,初中時醉心新文學,高中時嗜古文如命。

喜歡文學的人,視財經書籍為畏途,我在新加坡的新聞工作者訓練課程,也沒財經新聞這一科,所以對財經一向是很陌生的。

直到我做記者的第二年,才下決心搞財經。

靠股息過活

實際上,我開始時研究的是經濟,後來發現經濟的範圍太廣,不易專精,乃決定研究一個課題“英國殖民地政府怎樣控制殖民地的經濟”。

在對這個課題進行研究後,發現除非我了解股票和股市,我是不可能澈底了解殖民地政府搜括殖民地財富的手段的。

就這樣我轉而研究股票。在研究過程中,我想起了那位同學的父親的“財源”,這正符合了我的夢想,就一頭栽進去,從此就沒有回過頭。

只要投資觀念​​正確長期累積好股,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像“遊手好閒的爸爸”那樣,靠股息生活。



後記:

不知為何,每次重讀這文章,都覺得好笑,也許是感覺太過戲劇性了。比如那個好命同學對於冷眼詢問的回答,說是有人定期把錢寄到他家裡,他父親只把支票放進銀行,就用之不盡了。他根本不知道錢從哪裡來。結果被不斷逼問......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覺得很生動,而且可以啟發某些人對股票投資的興趣,所以我不厭其煩地把這個故事複述給身邊的人聽。

我自小的興趣就跟冷眼很像,喜歡文學,小學時期沉迷武俠小說,中學喜歡古典詩詞。“喜歡文學的人,視財經書籍為畏途”,沒錯,求學時期,我是從不碰報章財經版的,對經濟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雖然我對經濟,股票毫無興趣,但我卻被“遊手好閒的爸爸”以及“每個月有人把支票寄來我家”背後的緣由所吸引,也許就因此造就了今天這個對股票投資和累計股息/被動收入充滿熱忱的我。

自此,我開始種股。灑下種子後,就等待每年收成的季節。隨著灑下的種子愈來愈多,收穫也愈見豐富。

投資多年,每一次收股息,不論多寡,我都是以一顆愉快感恩的心來收取。感恩當初啟發我走這條路的人,也感恩組合裡的多家公司,都持續不斷努力為股東們賺錢,並把盈利分派給大家。

灑下的種子,若沒有陽光和雨水,又豈能發芽成長,長成豐碩果實?

Monday, 14 September 2015

紅股無法創造財富,股票回購反之——重溫冷眼文章(二)

剛去倫敦玩了幾天。出發那天途中,就接收到Magni這一季的漂亮業績,以及宣布擬派紅股的消息,二送一。這麼一來,手中的持有股數將會增加50%,有點開心(雖然明白紅股背後的意義)。

Magni是我組合裡表現最出色的股票之一,不論是從業績表現上還是股價上來說。股息也一樣讓人滿意。

我在2013年10月第一次買入Magni,之後也加碼了幾次,平均價為RM2.28。今天閉市價為RM4.61,即使不算股息,股價也已經開番了。不過,不打算套利,會繼續持有,繼續分享公司源源不絕的盈利。

每當有哪家公司宣布派紅股時,小股東們固然很開心,但連那些本來沒有持股的,都會跑進來湊熱鬧,在這個時候買入該股,以期共分一杯羹。結果呢?

還是別頭一熱就衝進去吧!在決定之前,還是先了解清楚:何謂紅股?

冷眼的《紅股·拆細·回購》上下兩篇文章,對此做了非常詳細的的解說,值得一讀。原文如下:

紅股·拆細·回購(上) 紅股無法創造財富
(文章發表於2010年2月26日)

某翁逝世,留下財富100萬令吉。未立遺囑,兒女10人爭奪遺產。

假如由1人獨得,他得到100萬令吉。

假如由5人均分,每人得到20萬令吉。

假如由10人均分,每人得到10萬令吉。

100 萬令吉財產,數目保持不變。分享的人越多,所得數目越少。

同樣的情況,一家公司的盈利保持不變,股票數目越多,每股所分得的盈利、股息和資產就越少。

有了這個概念,你就會對公司發紅股、拆細面值和股票回購對股票價值的影響,一目了然。

我常常勸告投資者,養成“反向”思維的習慣。在股價暴跌(例如在次貸金融海嘯期間)買進,但大部分投資者都做不到,不敢買進。是因為他們不了解股票的價值,以當時的股價,無法判斷股票到底是便宜還是昂貴。

如果他們了解股票的價值的話,他們會發現股價暴跌後,股票的價值已被嚴重低估,是一個難得的投資機會。這樣,他們就有膽識買進,並在較後大賺特賺。

面值小股票多

了解股票價值是“做功課”的終極目的。

股票價值與公司的股票數目,息息相關。而紅股、拆細和股票回購,影響股票數目。所以,要了解股票的價值必須對紅股、拆細和回購,有深入的了解。

公司的股票數目,跟每股的面值息息相關。通常是面值越小,股票越多。

為了方便說明,我把紅股、拆細和回購對股票價值的影響,以確實的數字說明。

假設一家上市公司在發紅股、拆細和回購前的資本為6000萬令吉,每股面值為1令吉,故股票總數為6000萬股。此公司每年淨賺3000萬令吉,等於每股淨利為50仙(計算方法:RM30÷60m=RM0.50),每股淨有形資產價值為6令吉。股價為8令吉。

該公司以一股送一股發紅股後,股票數目增至12000萬股,但公司的盈利還是3000萬令吉,每股淨利由50仙降至25仙,股息由原來的20仙降至10 仙,每股淨有形資產價值由6令吉降至3令吉,股價也由8令吉調整至4令吉。

本益比沒改變

假如你擁有1000股,發紅股後增至2000股,但無論是股價,每股淨利、每股股息或每股淨有形資產價值,也相應減半。所以,你手中的財富,跟發紅股前沒有兩樣。

更明顯的是,本益比保持不變。

這說明了發紅股並沒有增加股票的價值,也沒有增加你的財富。

故發紅股不能製造財富。

股票拆細 財富不增

同樣的情形,在股票面值由1令吉拆細為10仙之後,你原本擁有1000股的,現在變成擁有1萬股,你沾沾自喜,以為自己“發”了。實際上你的財富並沒有增加。

由於股票數目增加了十倍,由6000萬股增至6億股,但每年盈利保持不變,故股價、每股淨利、股息、資產也相應的減少十倍。 1萬股的市值還是8000令吉(RM0.80×10,000=RM8,000),本益比十六倍也原封不動。

這說明了,股票拆細並沒有增加股票的價值,因為拆細不能創造財富。

其實,股票拆細就是發紅股,原來面值1令吉的股票,拆細為10仙,原本的1股,現在變為10股,這其實跟以1股送9股的比例發紅股沒有兩樣。

惟一的區別是,發紅股後面值保持1令吉,股票數目增至6億股,故實收資本為6億令吉。

假如是將面值由1令吉拆細為10仙的話,股票數目增至6億股,故實收資本仍為6000萬令吉。

發紅股使實收資本增加十倍至6億令吉,而拆細後實收資本仍為6000萬令吉。表面上看起來股票的價值也增加了十倍,實際上沒有。

理由是每股的盈利、股息、資產,是以股票的數目計算出來,與面值無關。實收資本6億令吉(面值1令吉)和實收資本6000萬令吉(面值10仙),股票數目同為6億股。

美國沒紅股

實際上,美國的股票多數是沒有面值的,因為每股的價值是以股票數目計算出來,與面值無關,故面值不重要,重要的是股數,這種情形就好像本文開始時的例子,無論是1人獨得或是10人均分,遺產的價值都是100萬令吉。遺產的價值並不隨人數而增減。美國根本沒人說“紅股”,只有“拆細”。

所以,紅股=拆細。兩者都沒有增加股票的價值。


紅股·拆細·回購(下) 股票回購大不同
(文章發表於2010年2月27日)

 股票回購就不同了。

一家公司每年最多可以回購總股數的10%,每年都可以進行。

回購後的股票有三種處理方式:

把股票保留在公司裡,叫Treasury Shares,好價時可以賣掉,盈利歸公司,在計算每股淨利時,需扣除回購股。

把股票當股息分發給股東。

從資本中勾銷回購股。請看附表。此公司原本擁有6000萬股,回購及加以勾銷後,減至5400萬股。股價、每股淨利、股息、資產也相應的增加10%

紅股和拆細是增加股票數目,但沒有增加股票的價值;回購是減少股票數目,目的在維持股價的穩定,因為股價跌得太低,向銀行借錢買股的股東,其股票可能會被逼倉賣掉。另一方面,股票價值被嚴重低估,也可能引發敵意收購,使大股東失去控制權。

導致資金外流

投資者一定要知道:公司的錢是屬於你的,利用公司的現金去回購股票,就是用你的錢去買股票,回購後把股票當股息分發給你,其實是把你的錢由公司的錢櫃轉到你的口袋裡,跟發股息沒有兩樣。

從公司的角度看,回購股票導致資金外流,用以發展業務的資金減少了,對公司不利。但是,公司如果資金過剩,而又沒有擴展的必要(可能是產能未用盡),則利用現金回購股票,不失為充分利用資源的良策。

股票回購反映公司對前途的信心以及財務穩健,是好股的特徵。

走正道創財富

企業惟有盈利不斷上升,才能增加股票的價值,發紅股、股票拆細和回購,都與公司的盈利無關。所以都無助於提高股票的價值。

紅股、拆細和回購,都是在玩股票的把戲,跟公司的業務無關,投資者無需過分重視。

只有公司的盈利上升,股票價值才會上升。所以,與其把時間和精力化在紅股、拆細、回購和猜測股價動向等與股票價值無關的事項上,倒不如化在研究公司的基本面上——公司業務有前途嗎?盈利會上升嗎?什麼因素會影響公司的盈利?公司財務健全嗎?能繼續派發股息嗎?董事有誠信嗎?這些才是投資者應該關注的課題。

紅股、拆細、回購、股價變動,與基本面無關,無需過分重視。傾全力研究公司基本面, 才是股票投資正道。


走正道,才有可能創富。 (完)


後記:

每當紅股派送的消息一出,該公司的股價多會突然暴升。這時候,我多會避開“人潮”,暫時不買。過了一段日子,甚至只是幾天之後,股價可能就會回溫(當然也有繼續緩步爬升的例子),看著股價莫名其妙的起落,這時候,我心裡就會納悶,這些投資者到底是怎麼想的?

雖然隨著紅股的派送,感覺所擁有的股份變多了,但實際上只是股數變多,權益並沒有變多,因為隨著紅股派送,股票也已經被稀釋了。

反而是股票回購,對於股東來說還有些好處,但所引起的關注永遠比不上紅股派送的消息。

當公司資金過剩,收着也不知道幹嘛時,若此時又遇上股價被低估(或是熊市/股災),那麼就是股票回購的大好時機。公司的錢,就是我們股東的錢,公司乘低價回購,就等於幫我們低價吸納,如之後再銷毀回購股,則可增加每股收益。

有些人在某公司宣布派高息和紅股之後,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之下衝忙入場買股,卻在股息或紅股除權之日,大慌道:怎麼股價突然大跌?

一番詢問,才知除權之後股價會調整,驚訝不已說:那不是拿自己的錢送自己(股息或紅股)

沒錯,紅股就是拿自己的東西送自己

Monday, 7 September 2015

要賺多少巴仙才賣?——重温冷眼文章(一)


冷眼是我在股票投資上的啟蒙。我很慶幸自己投資股票沒多久,就接觸到他的文章,並一直嘗試遵循他所謂的投資正道。

他讓我知道何為價值投資。他也讓我知道買股票是買公司股份,我們可以通過股息的分派,分享到公司的盈利和成長。他說過,如果每個人都依循正道投資,那麼,大家都可以一起在股市賺錢,沒有人需要虧錢。所以,股票可以不是一個零和遊戲。

若不是受他影響,今天的我,可能會是一個在股市裡忙於殺進殺出賺價差,每天為著股市/股價的起落而乍喜乍悲的投機者。所以,我感謝他的分享。

前輩已經很久沒寫文章了,在他的新作面世之前,我們先一起來重溫他的舊作吧!也希望更多股市新手可以讀到他的文章,並調整好投資心態。

《要賺多少巴仙才賣?》原文:

 買進股票之後,股價節節上升,這是投資者夢寐以求的事。

但是,除非你把股票賣掉,否則的話,你所取得的只是“紙上富貴”。一旦股價回落,這“紙上富貴”可隨時化為烏有。

所以,在股票投資中,“賣”跟“買”同樣重要,甚至比買更重要。

到底要賺多少或是要賺多少巴仙才該賣呢?

我們知道,無論你多聰明,你也不可能做到每買必賺。

實際上,也沒有這個必要。只要能做到賺的次數多過虧的次數,長期來說,就可以致富。而致富可以使我們達到投資的最終目的——財務自主。

長期持股者不多

要累積財富不但要做到賺的次數比虧的次數多,而且所賺的數目要比虧的數目大,這樣才可以達到累積的目的。

可見,何時賣出或是賺多少巴仙才賣,實為累積財富的關鍵。

在這方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作法。

例如有人相信“套利永遠不會錯”,所以稍有盈利就脫手,他滿足於蠅頭小利。

這種人最易失去了賺取豐厚盈利的機會。

例如在去年(指2009年)第一季當金融海嘯最嚴重的時候,股市中到處是“低垂的果實”(Low hanging fruits),隨手都可以採到又肥又大的熟果,而那時也的確有不少人以低得令人難以置信的低價,買到高素質的股票。

但是,能收藏一段較長時間的投資者,少之又少。

大多數投資者在股價稍微回升,取得一、二十巴仙的盈利之後,就迫不及待的把股票賣掉,眼巴巴的看著同一隻股票,上升了二、三百巴仙,使他失去了一次黃金般的賺錢機會。

這類投資者所犯的錯誤是:像金融海嘯這樣的投資機會也許十年才出現一次,如果你錯過了,也許要過十年才有在一、兩年之內賺取二、三百巴仙盈利的機會,這不是很可惜嗎?

賣得太早,就好像是一隻可以長到10公斤重的西瓜,但你在它長到兩公斤時就採摘了,使你失去了品嚐其甜美果汁的機會。

可見賣得太早肯定是錯誤的作法。

我曾經研究過不少表現傑出基金,他們所買的股票也不是每一隻都可以取得豐厚的盈利,只要其中一、兩隻有特出的盈利表現,整個投資組合就有不錯的表現。

脫售別迫不及待

同樣的,散戶如果在所買進的一批股票中,只要有一、兩個有超高的盈利表現,你的投資組合就可以取得超越大市的表現。

但是,在短期內你不大可能看出。在你的組合中(也許由一、二十隻股票組成),那一隻股票會有“超常”的表現。所以,稍有盈利就迫不及待的套利,極有可能所賣的就是會生金蛋的天鵝。

如果每隻股票只要有錢賺就賣,最後整個組合的表現必然低於大市的表現。這樣,你很難達到投資致富的目的。

所以,有“利”就“套”或是設定一個目的,例如,有三十巴仙的盈利就脫售,絕非明智的投資法。那麼,是不是要等到取得驚人的暴利才該賣?我們知道,沒有永遠上升的股票。當股價漲至某個階段時,大部分的股票價值已被極​​度高估,已不值得投資下去,再收藏下以,已沒有意義了。如果你再不賣,你不算是個精明的投資者。

這種情形就好像果子已成熟了,如果再不採摘就可能在樹上爛掉,種樹人也無法嚐到甜美的果實,失去了種果樹的意義。

那麼,到底要賺多少才該賣?

大部分人無法作出決定,是因為大部分人都把股價孤立起來看,沒有一個判斷的標準。沒有標準,當然就無從比較;無從比較當然就無從判斷。

以基本面判斷

要判斷,首先就要找出標準。這個標準來自基本面。

投資者最容易犯的錯誤是把股價與基本面脫鉤,結果就如失去了手杖的盲人,自然容易掉進土坑里。

一隻股票到底是便宜還是昂貴?價值是被低估還是高估?單看股價是無法判斷的,你必須將股價與基本面掛鉤才能判定股價是過高或過低——過高該賣;過低不可賣。

所以,只要你將股價與基本面掛鉤,你就不難決定何時該賣,你就可以減少賣得太早或太遲的錯誤。

舉例說明:

最基本的標準是本益比(Per)。本益比就是多少年賺回本金(投資額),例如以1令吉買進一隻股票,1令吉就是你的本金。如果此股每年每股淨賺20仙,那麼RM1.00 ÷ RM0.20 = 5,這5就是本益比,也就是說五年可以賺回1令吉的本金。

現在看以下的例子:

假如你以每股1令吉買進,本益比為5倍。假如在一年中股價漲至2令吉,如果把股價孤立起來看,你已賺了100%,這​​是很高的利潤。

也許你認為股價已過高,就把股票賣掉,你會失去賺取更高盈利的機會。

實際上,如果該股每股淨利增至40仙的話。以2令吉的股價,本益比還是5倍。

在估值方面,並沒有比1令吉更高。

如果該公司的每股淨利上升至80仙的話,即使股價上升至4令吉,本益比還是5倍,跟該股在1令吉時的估值相同。

盈利表現決定未來

在這一輪的牛市中,手套股的表現超越大市,許多投資者由於賣得太早,失去了賺取厚利的機會,就是因為他們忘記了手套股的股價上升了數倍,但每股淨利也上升了數倍。

所以,在估值方面,例如在本益比方面,其實沒有增加。

只有將股價與基本面掛鉤的少數投資者,才會緊握低價買進的手套股,取得驚人的回酬。大部分投資者只看股價,不看基本面,很早就脫售投去賺取厚利的良機。

至於手套股將來的表現如何?其實是決定於個別公司的盈利表現(每股淨利),與其去猜測股價起落,倒不如多花精神研究其前景,從基本面而不是從股價去找答案,那才是更實際的投資法。

我必須指出,本益比只是評估股價高低的其中一個標準而已。

一隻股票該何時賣出,還要加上其他因素,例如公司的前景、財務情況、週息率、股市大勢等等。

總之,這是一個綜合性的判斷,不能單看一個標準,更不能食古不化,沒有“一個標準跑天下”這回事。

但是,有一點是不會錯的:就是何時該賣,取決於公司的業績表現及估值,不取決於股價漲落多少巴仙。

如果每股淨利持續上升的話,不妨長期持有,萬一買進後每股淨利大跌,即使虧本也要脫售,切勿久留。

能夠做到賺多虧少,財務自主,如探囊取物,何難之有。

後記:

冷眼的文章特色,除了淺白易懂(任何有心學習的人都可以讀得明白),就是常引用比喻,也因此顯得生動易被記取。有些內容,我只讀過一次,卻印象深刻,比如這篇文章,用“過早採摘的水果”來形容賣得太早的股票。

剛開始投資股票時,我就常犯這個錯誤。那時候,每天都會很留意股價起落。看到買入的股票價錢上升時,總是很興奮。但是,興奮的心情,總是伴隨不安,很擔心下一刻股價突然會跌,見財化水。所以,莫說開番,賺幾倍什麼的,要賺個二、三十巴仙都難。就如文章裡說的,永遠只賺那麼一點蠅頭小利。

後來,接觸了長期投資的概念,加上這篇文章的影響,每次考慮賣股的時候,就會想到“甜美多汁的10公斤西瓜”。為了可以品嚐到更甜美的果實,我願意讓這已經有兩公斤重的西瓜繼續增長。我開始培養了我在股市裡的耐性,並收穫了更豐富的果實。

我也非常喜歡文章的最後一句,“財務自主,如探囊取物,何難之有?”。這一句,也是讀一次就深烙腦海。雖然投資年數不長,但我確確實實地感受到了“何難只有?”。要在股市裡賺錢,真的一點也不難(難只難在於想一步登天,賺快錢),只要按部就班,持之以恆,財務自由之日也是指日可待。

百思不解的是,為何大多數人,都寧願捨易取難?

Thursday, 3 September 2015

股息終於超越薪水了


股息終於超越薪水了,不過.....

可惜.......

這裡指的薪水,是我當年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薪水。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高興很滿意,對我來說,像是又抵達了投資路上的一個新的里程碑。而且,那抵達的速度,也比自己的預期快了許多。

由於最近學買外國股,手中的持股更多元化了,組合也比較繁雜了,所以會比較勤於記錄和計算股息(以前我很懶散,有時兩三個月才計算一次)。最近就是常算(已經算到年尾12月去了),對於股息的增長速度,連自己也開始感到驚訝不已。

其實,每月可投入的資金,可說是大概固定了,從一開始,也大約可預期到這些資金可生出多少股息,需要持之以恆多少年,才可以達到某個數額。那麼,是什麼原因,加快了這個過程的速度呢?

我想了又想,大概可以推算出幾個原因/可能性:

1.複利在發酵

複利本來就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蹟,其神奇程度可想而知。受8K前輩的影響(《複利的威力有多驚人,我從一開始投資股票,就被複利所深深吸引。所以,每次拿到股息,只要市場上還可以找到合理價格的好公司,我就會馬上把股息再投入,以便讓複利的效果,可以完全發揮出來。

2.公司持續提高派息

只要買入的公司,可以每年持續成長,而管理層又夠慷慨,那麼,每年增加派息的機率就會很高。我也是從一開始投資股票,便很關注派息,這是受冷眼前輩影響。記得他在文章裡說過,他對週息率(DY)的要求,至少是銀行定存利率的一倍。而且,慷慨派息的公司,也會減低做假賬的嫌疑。

考慮到有些小股東是靠股息過活的退休人士,英國有些公司更是會盡量做到股息每年增長足以對抗通貨膨脹。當然,前提是盈利的增長也要至少跟得上通膨。若為派息而派息,就本末倒置了。

以前沒一一留意計算還不知,在上一篇文章裡,詳細計算和整理之後,發現9家宣布派息的公司當中,竟有7家增加股息額,實在驚喜。

3.股市/股價的起伏不定

股市從來就不會長時間平穩。投資至今,也經歷過幾次大調整。自去年下半年開始,股市的波幅更是異常大。股市的起伏,製造了更多逢低買入的機會。成本變低了,週息率就變高了。每次股市調整,我都會買股,有錢就買多點,沒錢就等股息,薪水,然後少量買,逐量買。


話說回來,我當年第一份工作的薪水,只有RM1800。對窮人家出身的我來說,當時的這一份薪水,足以令我雀躍了。你們可能會笑我,才RM1800,那是多少年前的薪水啊?這些年,通膨那麼厲害,現在的RM1800,夠做些什麼呀?

當然,RM1800只是個小數目,但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還可以向我當初的第二份工作薪水、第三份工作薪水的目標前進....總有一天可以達到跟目前生活水平開銷同等(甚至超越)的被動收入。

更重要的是,被動收入是被動的,即使你給自己放個長假,逍遙快活去,“薪水”還是會自動過到你的賬戶來。一趟旅行回來,戶口裡的錢突然又變多了,這種“不勞而獲”的感覺,跟天天付出精神,時間和體力,換得的主動收入,拿在手裡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其實我的第二份工作薪水,也不是很高。若把股息之外的其它被動收入也加入的話,應該也被超越了。但基於房子的按揭利率開銷,在接下來的日子,還會有些變動,所以還是等到年尾才結算,比較準確。

我是換了第三份工作之後,薪水才有可觀的漲幅。被動收入要超越第三份工作薪水的話,就需要長一點的時間了。

不過,我喜歡這個過程,所以也不心急,慢慢來。

長輩們不是常說嗎,慢慢來,也許會更快達到目的。